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福建 > 企业单位 > 正文

私家侦探讲述狗血故事:找出轨证据帮忙捉奸

发布日期:2019/6/13 2:52:03 浏览:

资料图

阿伟辛苦调查了一个月,告诉委托人,他的妻子没有出轨,不料委托人有点失望:“她一点把柄都没有,这下要分手我得付出大代价了。”这话让阿伟一头雾水,这种话他还是头一回听说。这对“夫妻”各怀鬼胎,男方把女方当小三想甩掉,女方却想对方主动“离婚”,获取分手费。

阿伟在厦门从事私家侦探18年了,婚外情调查成了他的主打业务,类似以上这样令人大跌眼镜的故事,对他来说,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。昨日,他接受记者采访,讲述了自己的从业故事。

【狗血案例】

调查挖不到“妻子”出轨证据,“老公”很不开心

上个月,查尔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阿伟接到一单业务,委托人是泉州男子刘奇(化名)。他拿着一本结婚证登门,说怀疑妻子陈雯(化名)有外遇。

刘奇自称是企业家,和陈雯结婚两年多,因工作原因很少回厦门,最近半年来妻子频繁向他要钱,每次从几万元到十多万元不等,说是做化妆品投资,但一点动作都没有。两人最近多次吵架,他怀疑妻子已变心。

阿伟随后对陈雯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,一个月下来,他发现陈雯的作息很规律:从环岛路的别墅出来后,就去一些高档会所,无非就是喝咖啡,参加酒会之类的,接触的都是有钱人,但没有在外面开房,也没有在别人家过夜,更没有带人回别墅。

阿伟将调查结果告知刘奇,没想到刘奇反而很不开心。刘奇说,他受不了陈雯不断索取钱财,决定要和陈雯分手,所以才请私家侦探,找出陈雯出轨的证据。

虽然没发现出轨,但刘奇最后还是和陈雯分手了,一次性付给对方200多万元分手费,算上之前刘奇给陈雯的300多万元,2年内,刘奇花在陈雯上的费用,总共超过了500万元。

内情“她说已经第三次做小三,和我分手后,还要继续做小三”

几天前,阿伟才知道,原来刘奇和陈雯并非合法夫妻,结婚证是他找假证贩子买来的,两人连民政局的大门都没进过。“她就是我的小三,我在泉州早有家室。”刘奇直言不讳。

阿伟有点惊讶。刘奇继续爆料:“你也别想太多,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摊牌那天,她说已经是第三次做小三了,和我分手后,还要继续做小三。”

刘奇说,今年35岁的陈雯10年前大学毕业后来厦门做房产销售,她年轻漂亮又有女人味,追求者不少。

“第一任情夫是个50多岁的老头,骗她说要和妻子离婚再娶她,结果拖了两三年都没有离婚,把她当小三养。”刘奇说,在那3年间,“老头”还给陈雯在环岛路买了一栋别墅和一辆奔驰跑车,分手时给了陈雯500多万现金,后者索性连工作都辞了,天天去高档会所交结成功男人。

第二任情人是一个香港企业家,他骗陈雯是单身,也说要娶她,但两年间都没去办手续,同样也给了陈雯几百万元生活费。“后来给的钱越来越少,她就摊牌说不结婚就分手,香港人只好分手了,又给了200多万元分手费。”刘奇说,陈雯靠着给这两人当小三,净赚了别墅、跑车和近千万元现金。

刘奇是她的第三任情人,两人在磐基的一个酒会上认识。“她确实有女人味,知道我有点家底后,主动出击,也怪我定力不足,就想在厦门养个小三,也是骗她说单身。”刘奇说,自己其实在泉州已有家室,连孩子都两三个了。

“她也很厉害,暗中派人调查我,知道我的婚姻状况后,就一直开口要钱。”刘奇说,他被榨得没油水了,才想出请私家侦探这一招,本想挖点陈雯出轨的证据来掌握主动,没想到事与愿违。

最新企业单位
返回顶部